专访ACG国际艺术教育优秀毕业生,其3D动画短片入围奥斯卡!

来源:广东网 发表时间:2018-11-6 14:57:41

据外媒报道,今年9月,一部由中国女孩导演张雯俪制作的3D动画短片一举拿下奥斯卡资质,正式加入到第91届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决战名单。这位中国女孩曾是ACG 国际艺术教育动画专业的优秀学员,她凭借一部5分钟的动画短片,斩获了12个国际比赛的金奖和65个国际电影节的展映,这也是中国3D动画短片在国际上走得最远的一步。

Lizzie Zhang旧金山艺术大学(AAU)动画和特效专业硕士。《Wishing Box》导演兼制片人曾获在纽约举办的 60th CINE Golden Eagle Award for Student & Youth Media 动画金奖,2018 多伦多国际电影节最受欢迎动画短片奖,第44届西雅图国际电影节特邀展映等,现已入围第91届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角逐。

图片1.jpg

Lizzie留美7独自在外学习动画经历成长。ACG国际艺术教育采访到这位中国女孩聊一聊关于的动画故事,在后续将以Q(编)& LZhang)的方式呈现。

入围奥斯卡的动画短片《许愿盒》

Q1:入围奥斯卡的《许愿盒》是一个怎样的故事?

L:《许愿盒》时长5分钟,主角是一个贪婪的海盗和一只天真的猴子,经过多年的航海之后,终于找到了传说中的许愿宝箱。兴奋的海盗急忙打开宝箱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只冒出了一股烟尘,他很失望,却发现猴子可以从箱子里拿出自己喜欢的各种水果。一番折腾后海盗终于得到了黄金,却因为过分贪婪导致帆船不堪重负,最终海盗还是失去了一切,而海盗最看不上的水果变成了他们漂在海上支撑他们生存下去的东西

Q2:构思《许愿盒》这部作品的灵感来源是什么?人物设定的创意是怎么来的?

L因为我是一个皮克斯动画迷,当时有一个叫《Presto》的故事很打动我,故事里魔法师和兔子的互动很有趣,我就觉得我也可以用另一种形式来展现这种关系。而且猴子是我很喜欢的小动物,他们顽皮可爱,还有点欠欠的。我最初的想法就是做一个小猴子的动画,后期也对剧本进行了大约三次大的修改才确定了海盗和猴子寻宝的故事主线。

《许愿盒》的定位是合家欢的幽默轻松搞笑动画短片,因此在角色的设计上,我们借鉴了欧美经典的动画角色设计规律。贪婪懒惰又有点自大的海盗是经典的高大圆滚滚的形象,还配有粗犷的棕色大胡子。小猴子是瘦小的身材,凸显他机灵又呆萌的特色。很幸运,海盗和猴子的设计都是我的初稿。两个角色无论从外形还是性格都形成一个的鲜明对比,我希望做到通过角色本身就能给观众传达出丰富的信息。

Q3:《许愿盒》到最终成片的制作时间用了多久?作品制作的各个阶段是如何规划的?

L:这个短片我原计划是2015年硕士毕业以后就做完,但是前后花费了将近四年的时间才最终成片。前期的剧本、角色设定和故事版我用了大约半年的时间独立完成,因为我要一边上课一边完成作业,在闲暇的时间构思了这个故事,之后我们的副导演李楠加入,我们开始一起建模。

图片2.jpg

Nan Li(左)& Lizzie Zhang(右)

创作中期,我们的团队逐渐招募到了越来越多有才华的艺术家,这个短片也吸引了很多业内专业人员的关注,我也开始对《许愿盒》的制作有了更高的期许。后期的制作过程中,不论是业内人员还是其他同学,90%都是作为志愿者的方式加入的,因此人员的流动性非常大,工时不能和产业化的制作相比较,但是大家凭借着专业精神和对我们故事的喜爱与信任,耗时三年的不断努力,最终让这只天真的猴子站上了世界的舞台。

我们的项目很大,工作难度也很大,包括船舱里一百多个道具,还涉及好多海水冲进来的画面,都是非常难的特效,我们申请了学校的开课协助,帮忙完成了Lighting Texture这个部分。动画短片的角色动画阶段是耗时最久的部分,接下来的灯光渲染和特效也需要很长的时间。因此我们在角色动画的阶段为了提高效率,采用导入低模的人物和场景,这样就可以和灯光材质部门同时开工,算是一个比较取巧的方法。

Q4:您作为短片的导演,带领一个国际顶尖的制作团队,在工作上你们是如何分工的?

L:我们《许愿盒》的制作团队由来自世界各地的 150 多名年轻艺术家组成。在这些优秀的艺术家中,如今已经有很多队员就职于皮克斯、迪士尼、梦工厂、EA游戏、ILM工业光魔等北美顶尖电影及游戏、动画公司。要带领这样一个成员复杂、组织庞大的团队,对我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在剧本创作的时期,我同时也在美国旧金山大学攻读动画硕士学位。在完成课业的同时,我利用课余时间进行《许愿盒》的剧本创作,在独自完成前期制作之后,接下来要进入动画的中后期制作阶段,这就要求大量的人力投入。招募有才华且有责任心的队员对我来说算是第一个挑战。

关于招募:当时我们在各个公共平台包括学校发布了很多招募的通告,我也会浏览各个艺术交流平台,看到好的作品,就去给艺术家们发私信,很多队员都是被我们精彩幽默的故事吸引而加入团队的。另一方面我们学校的春展还挺出名的,比如每年春展上前三名的学生,我就会私信他们,问他们要不要来加入我们的项目,因为我们的目标是国际奖项,所以还是有很多人感兴趣的。

另一个挑战就是很多队员都不会中文,因此要用英语交流,在这样的国际化的合作环境下,真的是很锻炼我们团队的语言和表达能力。接下来的中后期制作也是分为不同的制作组,例如灯光材质组,角色动画组等。

Q5:《许愿盒》的制作过程中发生过什么有趣的事情吗?

L有趣的事情有很多,往往都是在我们的制作过程中遇到了各种难题,解决问题的过程充满欢乐。最初角色和场景的材质和绑定都做过修改,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当时已经制作好的角色动画部分。

很多时候当我们打开角色动画文件的时候,发现很多啼笑皆非的错误。有时候宝箱大到压垮桌子,有时候海盗的头不见了,或者猴子的皮肤贴图被指认到了墙上的画报上,那个镜头正好是猴子瞪大双眼看着画报的方向,画面太好笑了。

其实我不喜欢调角色动画的过程,因为耗时特别久又枯燥乏味,但是这个专业是唯一一个能帮助我完成我的动画短片的专业,因为动画导演专业大学很少会有,导演基本靠自学。调动画的时候我自己也会分到20多个镜头,我会边看视频边听音乐边做调试,之后协调各个部门,给大家做任务链、时间表,给他们做反馈和修改的时候,我又觉得很有趣。所以一项工作就是有自己喜欢的部分,也有自己不喜欢的部分,都要认真完成。

Q6:《许愿盒》已经参加了很多动画及电影节的展映,并且获得了观众和评委的认可,作为创作者您有什么感受呢?

L我刚入学的时候看了我们学校的春展,看到很多优秀作品会在学校的各个走廊上挂一个很大的海报。现在我的作品在学校的春展上、走廊的墙上、学校的网站上随处可见,有一种梦想成真的感觉,非常开心。

图片3.jpg

《许愿盒》每次在电影节的大荧幕上播出,看到观众们的欢笑还有每次散场后观众们意犹未尽的讨论的时候,作为这部动画短片的创作者,我真的有一种作品就像是自己的孩子的感受,特别开心,觉得我们这么长时间的努力和辛苦都是值得的。

始终坚持动画创作

Q7:还记得自己是因为什么开始接触美术绘画的吗?为什么会选择动画这个专业呢?

L美术从小就开始学习,从小就喜欢看动画片,也喜欢编故事。小时候皮克斯的动画短片在国内很流行,看完以后就觉得非常喜欢,自己也想尝试做动画片。当时国内动画算是新兴产业,而且做动画需要学软件,我对这种电子的东西并不是很敏感,所以有过犹豫。最初的时候喜欢二维动画,但是逐渐发现3D动画的画面非常棒,而且2D要做的重复劳动更多,所以最后选择了3D动画。

Q8:当时考虑过哪几所学校?为什么会选择旧金山艺术大学?美国的创作环境哪里更吸引你呢?

L申请的时候考虑过加拿大谢尔丹学院,但是加拿大很冷,而且我从一个加拿大谢尔丹学院的讨论群得知,有很多同学想在毕业之后去美国工作,毕竟皮克斯、迪斯尼这些大公司都在美国,我就觉得那我为什么不直接来美国。我很喜欢旧金山这座城市,就很坚定的选择了旧金山艺术大学。

美国这边动画产业已经很系统化了,团队也很专业,像皮克斯、迪士尼、梦工厂这些大公司都有他们自己内部开发的软件,有一整套的流水线,给我们提供了很多近距离接触行业的机会。美国这边的动画院校也会给我们的创作提供更多更有效地支持。

Q9:制作动画是一个非常辛苦的工作,在学习动画的过程中做过哪些努力?

L对我来说,学习软件的使用是很艰难的一个过程。当时国内动画还是新兴专业,教学还不是很完善,基本上学了三年素描和色彩,接触电脑也是在建模。最开始学软件是在咱们ACG

《掩耳盗铃》是我当时制作的第一部3D动画短片,也是我最早接触3D角色动画。因为学习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短片的制作周期也只有半年,因此在角色和场景上都相对简单,算是我对3D动画的第一次尝试。到美国以后基本上也是在动画技术上有比较大的提高,在软件上的改变就比较小。

Q10:您在动画行业中有比较偏爱的动画大师吗?现在的动画风格或者说想要做到的动画风格是什么样的呢?

L我的梦想没有那么大。我到美国以后认识了一个在梦工厂工作的故事板艺术家,他之前画过《功夫熊猫》、《驯龙高手》这些很有名的动画,但我当时对故事板艺术家在动画电影里起的作用不是很清晰。后来了解到比如角色动画这种需要大量的人力,一个电影里会有一百多个动画师,但是故事版画家一部电影里大约只有四个左右,他那个级别已经很高了,我的目标就是成为他那种在一个电影里很有分量的角色。

我喜欢做故事性很强的动画。如果是按搞笑风格的话,我觉得梦工厂的搞笑就特别属于我的性格,他很无厘头,比如像《功夫熊猫》那种特别生活化的玩笑。迪士尼故事中的幽默很传统。而皮克斯的幽默方式就介于迪斯尼和梦工厂之间,没有那么接地气的玩笑,但是又让大人孩子都觉得很幽默。我要做的是偏向合家欢的风格,适合10-50岁那种年龄层跨度比较大的动画模式。

 ACG国际艺术教育的深厚感情

Q11:当时是怎么了解到ACG的?为什么会选择ACG呢?

L当时ACG和央视合办了一个动漫比赛,在杂志和网站上都有投放广告,我看到之后投稿了一幅插画,没想到会得奖。后来知道了咱们学校有一个培训计划,我也确实一直想游学,ACG艺术留学的老师给我介绍之后我觉得很好就选择了ACG

当时还有一个为期一周的训练营选拔,学校会签一些有潜力的学生。我觉得这个方式非常新颖,感觉这个学校不只是为了赚钱,是真的在找可造之材。一周的训练营要上课,会安排作业,还要完成一个作品让老师进行评估,那一周的时间很有意义。

Q12:还记得当时在ACG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情吗?

L我当时是在咱们学校开始学做动画,学校提供了法国和美国两个方向的留学,我那时候英语水平不是很好。但是ACG都是外教教学,上课基本都是英语交流,下课还会学英语,我觉得国际环境对我提高英语有很大的帮助。当时学校的外教老师也帮我写了推荐信,对我申请学校的帮助也很大。

学动画的时候我们的动画老师是一位叫Oliver的法国人,他真的是ACG先后几届里最负责的老师,他延续了中国老师的传统美德,爱拖堂,放学之后他会安排晚自习盯着我们做东西,作品的要求也很高,老师的严格要求让我们都不敢马虎。我们现在也还有联系,我会把我的动画短片发给他看,他说我很有天分,是非常让他骄傲的一个学生。

Q13:以您的动画制作经历,对现在申请动画专业的学生有什么建议,或者想对他们说些什么?

L我记得当时在ACG的时候,有学弟学妹问过一个问题,我们学特效赚钱还是学动画赚钱?做什么样的动画赚钱?我认为这种问题需要问自己喜欢做什么。尤其是我在国内学习动画,再到美国毕业,接触过很多人,我发现如果是他本身真的喜欢做动画或者特效,他就可以做下去,而且能在业内找到很好的工作;如果只是考虑哪个发展比较好,哪个比较赚钱,而并非出自于真正的热爱,未来大多数都会转行或者在业内发展低迷,所以我觉得不要太看重当时市场的风向,应该多思考自己是否喜欢和想达到的高度。

中国女孩可期的未来

Q14:您认为在动画行业您的目标是什么呢?现在做到什么程度了?

L:我想达到的高度肯定是动画导演,动画电影的导演。其他入围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的主创都是有很多年动画师经验的前辈,而我作为一个刚毕业的学生,用我的毕业作品进入奥斯卡,能达到这样的成就我也很自豪。 

我现在也成为了美国视觉特效工会(VES)的会员,VES 作为一个全球性的专业荣誉协会,也是业内唯一一个代表视觉效果从业者的组织,我很荣幸可以成为其中一员。

《许愿盒》的报道发布以后,到今年年底和明年年初,陆续都有一些国内的电影公司来跟我谈合作,我之前也在想要不要进入大公司做动画师磨练一下,但是最终还是要走电影这条路的,不如现在就和国内的公司先试一试,我也在看他们发过来的一些剧本,会再仔细考虑未来要做什么。

因为之前寒暑假一直都在美国自己做动画,算起来我有五年没回国了。我非常希望如果有机会,能让更多的国内电影公司知道我,了解我,可以来找我,我们一起做中国的动画电影。希望我以后也可以为国内动画行业出一份力,和大家一起努力做得更好。


免责声明: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合作媒体、企业机构、网友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仅供参考。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如果有侵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